Tagged

Stories

A collection of 9 posts

几个事儿
Stories

几个事儿

一 有关孩子教育的问题,我总是心虚,因为我自己还没看明白这个世界,这些里里外外的事情我怎么才能跟儿子说清楚呢,显然是说不清的。小的时候还好忽悠,长大可能就会恍然意识到原来爸爸在忽悠他。 二 朋友有很多种,我想交往的是能参加我葬礼的。 当然,我可能没有葬礼。 三 人不能和心智作对。 高露洁之于牙膏,耐克之于运动鞋,雀巢之于咖啡,例子不胜枚举。 设想一下,如果高露洁要做洗发水,耐克要做电视,雀巢要做耳机,如果你是推销员,说服人们购买这些产品该是多大的挑战。谁愿意用牙膏洗头呢? 你我也是如此,你给人留下第一印象非常重要。 四 昨晚做梦哭醒了,我梦见自己找不到妈妈了。

Stories

小朋友的假期后遗症

幼儿园寒假开始以后,小朋友被送去了爷爷奶奶家,从此开启了小皇帝般的生活。吃饭要喂,小便要用瓶子接,需要什么就只管大喊“爷爷给我拿...”,“奶奶给我拿...”。 寒假结束开学了,为了让小朋友不觉得太大的反差,爷爷奶奶也跟着一起过来陪着。生活自理能力虽有退化,但回到自己家还是会有所收敛的开始恢复正常。但每天都会说“不想去幼儿园”。 昨天周一,早上反抗了一阵子意识到没有效果,还是乖乖的去了。 今天早上反抗比较激烈,孩子妈又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站在小孩一边开始和我对抗,强烈谴责我对小孩的态度不对,这下好了,小朋友开始变本加厉,连哭带闹更不要去了。 可能是看到我和孩子妈吵架了,小朋友有些害怕了,灰溜溜跟着爷爷去幼儿园。可没过多久,爷爷打电话过来说小孩死活不进幼儿园。我只好匆匆忙忙又赶到幼儿园,见到小朋友抱起来连哄带骗,完全不起作用,承诺奖励冰淇淋,奖励小汽车,都不起作用。 后来所有小孩都进幼儿园了,门口的老师看到实在没办法,就帮忙去找了小朋友的班主任,老师连哄带骗的给小孩带到幼儿园门口。可他反应过来了,就死活不进去,最后是好几个老师生生给拉进去的。小孩进去以后,我特意跟老实说让帮忙留一下是不是和小朋友闹不愉快了,老实说这就是开学综合证,跟爷爷奶奶呆久了的小孩都这情况,哎。 这种情况下,爷爷奶奶只能暂时先回家了,小朋友想要调整过来还需要一段时间。

Stories

多久?

一 等红灯的时候,横向车道一辆接着一辆的汽车驶过,他们有的是公务员,有的是医生,有的是企业老板,有的是职员。 他们可能日复一日的重复着枯燥的事情,有些枯燥是有意义的,而有些枯燥是没有意义的。 他们可能每天的事务都很精彩,有些精彩是有意义的,而有些精彩是没有意义的。 二 梦里没有出现任何让人印象深刻的人或片段,可能睡梦当时还算清晰,可一旦发现是梦,记忆忽然就模糊了。 有时候仿佛在梦里遇见了某个人,但我想不清楚是谁,只能隐约回想起非常潦草的脸的轮廓。 有时候仿佛在梦里去过了某个地方,但我想不清楚是哪里,即便某一次印象清晰,场景似乎也都是叠加的。度假酒店宽阔的停车场,稀稀落落停着几辆车,但从不断驶入的汽车数量上大概能够看出,在天黑之前这里会停很多车。旁边的居民楼看起来像大学的教学楼,但我已经记不清自己是不是也住在那里。 三 我对宗教、占卜和玄学兴趣浓厚,骨子里应该是对“发现新大陆”有迷之向往。 可是我生来胆小,再加上小时候堂兄经常会讲鬼故事吓唬我,让我对鬼呀神呀的实在望而生畏。 大学的诡异经历后我开始接触佛教,朋友给我引荐了佛教协会的一位和尚,且不表他神神叨叨的状态,重点在于他送了一本《地藏菩萨本愿经》给我。回去花了几天时间,边读边查字典,把经书读完了。内容不外各种鬼神名字,

Stories

把“去洗手”改成“我们去吃饭好吗?”

儿子四岁,最近格外叛逆。跟他说什么,他的回答都是“不”,我也不示弱,习惯性的威胁“如果你不...我就...”。 我不想和儿子保持这种对抗的关系。 今天早上起床,儿子躺在床上醒盹儿,我准备好了早餐喊他来吃:“儿子去洗手!”,他不耐烦的回答:“不”,过了一会儿,我又跟他说:“儿子去洗手!”,他更坚定了一些,回答:“不”。 我忽然意识到可能是我的说话方式有问题,我一直都在用命令的口吻在和他说话,而谁又喜欢一直被别人命令呢? 我到床边,跟他说:“我们去吃饭好吗?”,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儿子没有拒绝,准备下床,我说“地上凉,可以把拖鞋穿上吗?”,这次他没有任何反抗,很欣然的穿上了自己的小黄鸭拖鞋,自己主动去洗手。 洗手的时候问我可不可以简单洗一下?我们俩的约定是“好好洗是用洗手液认真洗”,“简单洗是用水随便冲一冲”。往常我会指令清晰的说“好好洗”,但我今天说“可以,但你要把细菌都洗掉”。他琢磨了一下就打了洗手液认真洗了手。 坐到餐桌,他气嘟嘟的说“不要那杯水”

Stories

骊歌 cover GALA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audio 标签。 作词 : 赵亮 作曲 : 赵亮 翻唱:Herald Yu 当这一切都结束 你是否失落 当我随烟云消散 谁为我难过 没有不散的伴侣 你要走下去 没有不终的旋律 但我会继续 倘若有天想起我 你蓦然寂寞 人生是一场错过 愿你别蹉跎 当这一切已结束 请不要失落 我将随烟云消散 别为我难过 千言万语不必说 只有一首歌 都知欢聚最难得 难奈别离多 都知欢聚最难得 难奈别离多

Stories

低头

一 装修结束以后,心思收回到工作。然后背脊一凉,发现自己好像落下的很多事情。 二 恢复视频制作,发现视频平台上的小伙伴不离不弃很让人欣慰。一方面说明这些小伙伴很有情义,另一方面也说明我制作的内容是被大家认可的。但话说回来,现在看之前特别是最早几期的视频会浑身不舒服,大写的尴尬。😅 三 Docker 真的是用起来简单,讲起来难。这几天制作 Potainer 的视频,真的快被折磨疯了。 我要求自己能够用简单的语言描述复杂的问题,这是对视频质量负责,也是对观众负责。只是自己太受受煎熬。为此,每说一句话都要反复推敲合适的措辞,结果弄的自己现在说话像磕巴。 四 我给自己制作的技术视频定位成“说明书级别的视频”,内容对新手友好,但不能丢失专业性,对于有经验的用户则能提供一定的借鉴价值。换个角度说,我要做的是人们会“复看”的视频。 对于那种娱乐大众的视频,我觉得也蛮有意义,但我没兴趣做。我不想做那种看过一遍就再也不想看的东西,并不是因为它没价值,只是因为我不喜欢。 五 儿子四岁了,仿佛一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大孩子。能自己吃饭,能自己睡觉,说什么他都能懂,

Stories

你有多久没看星星了?

一 家里的主力 NAS 终于还是坏了,那是一个生活在新加坡的法国人搞的开源项目,当年联系他希望展开一些在华的合作,因此没有走众筹渠道直接用原价买到了一台。 那是一台 ARM 架构的设备,10x10的主板非常小巧精致,外壳是亚克力板拼插的看起来很独特。其实最吸引我的是它内置的 2GB 内存带 ECC 纠错,这是服务器上才有的功能特征。 装修之前它就经常出现掉盘的情况,今天简单清理了一下主板上的灰尘,试图解决掉盘的问题,可是它彻底启动不了了。 仔细观察了一下主板背后,有一个位置丢了一个非常小的电容,不折腾了,这个设备翻篇。 二 你听过安静的声音吗?小时候几乎时时刻刻都能听到,越长大就越听不到,后来到了上海,几乎就再也没听到过了。 那声音特别干净,几乎没有杂质,即便是伴着鸟叫、蛙叫或蝉鸣,也能清晰的辨识出来。 有时候你仔细去听,甚至会让人背脊发凉。但绝大多数时候,那声音听起来就是不会让你愉悦也不会让你烦躁。

Stories

生活有时会推着你走

一 有时候你会推着生活走,因为你要改变生活。有时候生活会推着你走,因为生活要改变你。 二 我善待工人,可工人跟我得寸进尺。 然后我恍然,他们是工人! 三 相比第一季,第二季乐队的夏天参赛乐队大多很收敛。能做到像新裤子、痛仰那样游刃的目前好像只有五条人。可是五条人的状态娱乐大于乐队实质,不是很喜欢。 必须承认被白皮书实力圈粉,喜欢他们音乐的层次感,噪不难,难的是噪的干干净净。 人不可貌相,但想要被尊重,得拿实力说话,超级斩你不听怎么知道会那么炸? 喜欢重塑的状态,但不是特别能接受他们的音乐。 达达的底子好,希望能走的长一点。 四 宾馆对面是个夜总会,半夜望向楼下,总能看到从车上下来三三两两的老爷们儿勾肩搭背的推开夜总会的大门,有的步履游移,有的迫不及待。 我最怕的事情莫过于有一天成为他们。 五 儿子拒绝吃这一勺饭,我郑重的跟他说:“我信任你,你也得相信我。这勺里面没有螃蟹肉。” 这勺里面真没有螃蟹肉。

Stories

装修笔记

从疫情期间决定自己动手给家里刷墙,到现在装修工人入场施工,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装修魔咒,小动基本都会变成大动。有了前面自己动手修复一个房间墙面的经验,现在面对工人和各种材料就游刃了不少。加上积累了一些采购渠道,基本能够保按照工程价格买到需要的材料。 买材料的渠道需要积累,另外不能因为卖方的资质优良就忽视了产品真伪的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