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久?

等红灯的时候,横向车道一辆接着一辆的汽车驶过,他们有的是公务员,有的是医生,有的是企业老板,有的是职员。

他们可能日复一日的重复着枯燥的事情,有些枯燥是有意义的,而有些枯燥是没有意义的。

他们可能每天的事务都很精彩,有些精彩是有意义的,而有些精彩是没有意义的。

梦里没有出现任何让人印象深刻的人或片段,可能睡梦当时还算清晰,可一旦发现是梦,记忆忽然就模糊了。

有时候仿佛在梦里遇见了某个人,但我想不清楚是谁,只能隐约回想起非常潦草的脸的轮廓。

有时候仿佛在梦里去过了某个地方,但我想不清楚是哪里,即便某一次印象清晰,场景似乎也都是叠加的。度假酒店宽阔的停车场,稀稀落落停着几辆车,但从不断驶入的汽车数量上大概能够看出,在天黑之前这里会停很多车。旁边的居民楼看起来像大学的教学楼,但我已经记不清自己是不是也住在那里。

我对宗教、占卜和玄学兴趣浓厚,骨子里应该是对“发现新大陆”有迷之向往。

可是我生来胆小,再加上小时候堂兄经常会讲鬼故事吓唬我,让我对鬼呀神呀的实在望而生畏。

大学的诡异经历后我开始接触佛教,朋友给我引荐了佛教协会的一位和尚,且不表他神神叨叨的状态,重点在于他送了一本《地藏菩萨本愿经》给我。回去花了几天时间,边读边查字典,把经书读完了。内容不外各种鬼神名字,向释迦牟尼保证,谁读这经书、传播这经书就保护谁。给将死或已死之人读这经书,就能消他生前罪过。

之后的很多年,我又陆陆续续的读了很多中土佛经,除《金刚经》,其他经书大多行文风格与《地藏经》无二。最让人抓狂的是,读过这些佛经,再去读道家的经典,不禁会闪现一个大大的疑问,他妈的究竟是谁在模仿谁?我对佛教观念产生过很多次怀疑,每次都能说服自己打消疑虑,但这一次产生了一道裂痕,我实在没法说服自己了。

后来我又了解到,佛教发展至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产生了多个分支,每个分支都经历了不同的文化和思想碰撞,每个分支也都认为自己是正统,也都能互相列举出对方不正统的观点或证据。简单来说,我们现在能接触到的有三个佛教分支:

  1. 北传佛教,也叫大乘佛教,以中国本土为代表,日韩也广泛信奉,中国绝大多数佛教都是这一分支;
  2. 南传佛教,也叫上座部佛教,常被大乘佛教“尊称”为“小乘佛教”(极具贬低和讽刺意味)。以东南亚一代为代表,泰国、斯里兰卡,中国的云南地区广泛信奉;
  3. 藏传佛教,中国西藏地区为代表;

南传佛教的观念是尊崇佛陀乔达摩悉达多的教导,佛陀说过的不去修改,佛陀没说过的不去增补。佛陀怎么教,大家就怎么学习和修行。上座部佛教通常会以“正宗”自居,但大乘信徒常会驳斥“你怎么保证你的经文真的是释尊说的?”。

另外,上座部讲求自我修行获得解脱,而大乘佛教讲求“普度众生”,两派观念相悖。在大乘信徒眼中,上座部信徒是“自私的自了汉”,只管自己。而在上座部信徒的眼中,大乘佛教信徒是“自己没解脱,还要帮人解脱”。

从情感上来说,大乘佛教是领路人,带我接触到了佛教。但我更信服上座部的教义和修行方式,如果某天我要皈依佛教,那么一定会在上座部的门下。

最早了解塔罗牌是在大学,但那时心智不成熟,把塔罗牌当成了娱乐工具,研究随之作罢。

最近无意中又对塔罗牌重拾兴趣,了解规则之后,发现塔罗简直是太神奇了。它真的很适合与自己对话,探寻自己更深层次的意识。

塔罗牌会展现你所提出问题的来龙去脉,但又不会给你确切的结论,不同的人可能都会有不同的解读,需要结合自己的经历、感受去解读每张牌表达的意思。

我没有塔罗牌,只是使用网上的在线塔罗占卜程序。实践证明,只要算法规则得当,在线程序与真实的塔罗牌是没有分别的。

不过我发现很多在线塔罗牌程序的逻辑可能有问题,以伟特牌3张牌占卜为例,这些程序大多会先在1~78之间取3个随机数,然后再对这3个数分别做一次0~1的随机赋值,决定牌面是正还是逆。概率问题暂且不论,从纸牌规则上来看,这种计算方式就是不合规则的。

我觉得程序必须遵循纸牌的规则,纸牌在洗好以后是一叠包含78张正逆随机的牌,那么程序也应该如此,在抽牌之前就要生成好包含78个元素且正逆随机的数组,然后再从里面随机抽取指定数量的牌。

为了方便自己使用,我用Python写了一个塔罗在线占卜程序的原型 https://to8.cn ,程序是开源的,如果你有兴趣一起完善欢迎与我联系。

那天看到电梯里的白酒广告,特别渴望白酒的味道。当晚我妈把上次请客没喝完的茅台拿出来给我,我勒个擦,也不知道是茅台好喝,还是白酒都这么好喝。

回家以后,我深刻认为我应该买一瓶白酒,本来想买江小白(因为总能看到广告),但知乎上说那酒难喝。从购物车里删除掉江小白,加入了150ml的红星二锅头。

花了将近一周的时间,消灭了半瓶150ml装红星二锅头,我尝不出二锅头和茅台在口感上的区别,可能隐约有一点点差别,我也不确定。总之,我开始认为白酒都好喝。

我好奇的打开之前在宜家买的瑞典产伏特加,喝了一口,认为这酒还是摆着比较好看,同时决定修正“白酒都好喝”的结论,最终修改为“中国传统白酒都好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