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好了房间,用塑料膜保护了家具,尝试着自己动手刷墙。

拿到房子时候,上家装修大概一年,住进来没多久,墙面逐渐开裂,腻子块会从棚顶掉下来。逐渐的,棚顶出现一条整齐的通缝。

IMG_1633

关于墙面颜色,我们深深的被上家的审美给雷到了,墙面是粉色,电视墙刷了一层金灿灿的墙衣。

新冠疫情是个不错的契机,如果没有这种“宅”,可能我也不会决定自己尝试着刷墙。

铲墙时候发现,上家应该是让装修队给忽悠了。

这是90年代的红砖墙楼房,基层是2厘米厚的砂灰层,砂灰层上面是混合了麦秆且批涂均匀的腻子层。

IMG_1632

砂灰层一些位置已经有些沙化了,用坚硬的东西很容易就能挖个洞出来,而且用手摸上去会掉砂下来。

上家没有处理砂灰层,直接在麦秆腻子上进行了施工,刷了两层厚厚的非防水腻子,又刷了厚厚的漆面。施工队在墙面至少制造了1厘米厚的腻子+油漆层。如果施工队说这是为了找平,连傻子都不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