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紫微斗数中,辅,佐、煞、化杂曜的作用,是使由十四正曜构成的六十星系,能呈现更复杂的性质,以便反映复杂的人生。它们可以转化,或加强,削弱星系原来的本质,当配合运用之时,本来呆呆板板的十二个星盘(一正一反则为六组星系结构),就活跃起来,成为千变万化的组合,令人目迷五色。

要将所有的星系组合,加辅佐煞化杂曜的变化,一一罗列,根本是不能的事,因此学者只能将它们的性质加以融和,以作推断。

紫微斗数最重要征验,所有星系以及星曜的性质,其实亦是前人征验的记录,学者应有发扬光大的精神,根据现代生活资料,将前人的征验扩充,则斗数的征验才能保持准确。

女篇所述,仅为辅、佐、煞曜、化曜性质复杂,杂曜自成系统,均另开专章讲述。

辅佐八曜

中州派体系,辅佐入曜分成两组,一为辅曜,一为佐曜。

辅曜:天魁、天铖、左辅、右弼。

佐曜:文昌、文曲、禄存、天马。

辅曜带来的利益,属于他力,并非由个人努力即可获得,但佐曜的利益,则属于自力,必须经个人争取然后始成功。

举例来说,目前香港由于政制变动,所以造成许多人晋身政坛的机会,这些机会即可以说是天魁天铖。得到好处的人,完全只是获得时机,并非有人为了他们的利益,特别为他们安排一次政制改革。如果不是时机适当,这些人便是多方努力追求,也决不能有今时今日的地位(譬如说,没有区义会的组织,何来区义员呢?)

佐辅带来的利益,一定要自己去努力争取,跟辅曜的性质恰恰相反。例如禄存,天马一般主出外经商致富,如果命宫或仓移宫见这组佐曜,但自己却不却不去经商,则一定不能到财富。又如文昌、文曲主科名,但假如命宫或福德宫见到这组星曜,可是却不去求学,也就一定不能读取各级程度的学位。

必须明白曜与佐曜不同之点,然后于推断时才能了解自力他力的发挥,可以使同一星系呈现不同的性质。

1 天魁 天铖

天魁属阳火,天铖属阴火,均属南斗星系,古人认为乃司才名之曜,但它的性质其实跟司科名的昌曲不同。在人命,昌曲、魁铖皆主聪明及利于求名,唯昌曲的聪明带风流儒雅的色彩,魁铖则朴实无华。故照中州派所传,而魁铖则有如官吏的推与征辟。

事实上,魁铖所主为典章文物制度带来的利益,或因改变政制令而来的机会,由此引伸,现代可为企业政策改变带来的好处,或为适应上属的利益,因而产生的带挈。

天魁天成必须成对在三方四正会合,然后始发生作用。倘如原局的魁铖,.为运限魁铖或流年魁铖冲起,则力量更大。

倘鬼铖仅以单星形式同度或会照,则需注意阴阳调和的向题——天魁属阳。故喜与阴性的星曜同度,如太阴、廉贞、七杀等。天铖属阴,故喜与阳性的星曜同度,如太阳、天同、贪狼、天相、天梁等。

天魁得阴曜调和,然后机会始不会梢纵即逝。天铖得帮曜调和,然后始容易发现机会,否则二者皆易衍失。

所以天魁与火星同度,阳刚过甚.容易失去机会,稍一犹豫即有失。于疾病亦主来如烈火。

天铖铃星同度,阴柔过甚.机会易来而不觉,事后始知追悔。于疾病亦主缠绵拖延。

魁铖不必在命宫始有利,在田宅宫,有时亦主自己所服务的机构能给予自己以机会。

父母宫,则主上司或主管机构对自己加以主动的提拔或推荐。在福德宫,最利带学术研究性质的星曜,如阳梁昌禄,则主学能致用。

凡六亲宫位,皆不喜魁铖以单星形式同会真)若『单星』而又阴阳失凋,兼阻见煞,则必有事端,一般为两重父母、两重兄弟、两次婚姻之类。见桃花诸曜同躔尤确。

天铖单星,与红惊、天喜同度,或更见咸池大耗,称为胡涂桃花,易与弹性发生情愫?则将助力化为阻力。

天魁天铖凑会,羊陀亦凑会,更加地空地劫凑会,若在命宫或疾厄宫,均主患痼疾。

魁铖凑会,昌曲亦凑会,叉见禄(禄存或化禄均可)、主一生权禄丰厚。

天魁坐命宫,天铖坐身宫,二:音在三方四正相会,更得命身宫正曜吉,煞曜不重,则主少年得美妻。无论男女,亦主一生每遇难必得人助力。

以下为种种魁铖结构

一、坐贵向贵,魁铖分坐命宫及迁移宫,不论男女,主因典章文物之改变而得际遇。唯女命则较不宜,主感情迁移变化。若再得左辅,右弼同会,则感情较稳定,见辅弼单星,则主移情别恋。

二、魁铖分坐命身宫,在三合宫相会,主事业得意。廉逢紫微、天府、太阳(书生人)、太阳(夜生人)坐命,无煞忌诸曜,则易成为企业首脑,政治领袖。昌曲加会,又主因早发而受异性青睐,加禄存化禄,且早受妻家提携。

三、魁铖夹命,若命宫被夹,主一生多贵人助力,多贵人助力,多获典章文物制度之益。若夫妻宫被夹,主得力于妻族岳家。分居命宫及夫妻宫,亦主因婚姻而得助力。女命主得配贤夫。

2 左辅 右弼

左辅属阳土,右弼属阴水.其基本性质为助力,来自平辈或晚辈,如同事与下属、事业合作伙伴、同学、门生弟子等。这跟魁钺的性质,主助力来自长辈或主管机构不同。

辅弼亦喜以对星形式会入一个宫垣。于六亲宫位尤然。倘为单星,则或主离宗庶出;或主两重父母;或主两重兄弟;或主两重子女;或主两次婚姻。有桃花诸曜或四煞同会者始确。

左辅力量较右弼为强。所以命宫坐右弼,会左辅,往往不如左辅在命宫,会右弼‘其助力较逊色。

辅弼皆主乐观、宽厚,所以即使命宫主星带尖刻或悲观消极色彩,倘有辅弼同会,则亦主能将此弱点减轻。

辅弼最喜夹辅主星,如紫微、天府、太阴、太阳。三方同会亦吉,则更能发挥其助力。

辅弼较不喜同、梁、机、巨、武诸正曜。天梁不羁,天同享受、天机善变、巨门是非、武曲决绝,跟辅弼的本质不相投,虽因同会辅弼而减轻其弱点,但助力亦因而减弱。

当星系本质与辅弼诚朴宽厚之性质冲突太甚时,则主内心生矛盾冲突,而起波折及困扰。

左辅右弼则主先天助力,如易结交益友,易得下属助力,无须刻意寻找。但若仅单星会人或同度,则即使下属众多,亦主助力不足。

利用此项性质,有时亦可助命宫推断。如七杀在寅、申宫安命,成七杀朝斗、仰斗之格,若见辅弼,则主下属众多,且有领导力。唯见辅弼单星,则可能仅为代人管理。
  
夫妻宫见辅弼,需决定为婚姻助力,或为第三者介入。通常的情形是见单星(尤其是右弼),则主第三者。

若会火星、擎羊,则归三婚姻变化,或于婚前婚后失足。倘正曜为廉贞落陷、或梁同、机巨、武曲等星系,更主爱情悲剧之波折,多苦衷或内心痛苦。——倘更会昌曲,更主爱情悲剧,唯带诗意。

倘命宫及夫妻宫分见辅弼且见煞者,贝畦婚姻不吉,多成怨偶。若身宫为夫妻宫,又不见煞,则主得妻力。

兄弟宫见辅弼,有时仅主数目增加。如紫微贪狼同度,主兄弟三人,见辅弼则主五人,再会魁钺为七人。

其具体增加数目,须视辅弼等辅曜之庙平陷而调节,入庙数目增加更多,落陷则应增之数减少。

子女宫单见辅弼者,主先生女而后有子。左辅属阳,性质尤为明显。

子女宫见辅弼,最难定夺者,为得子女或下属助力,抑仅主数目众多。一般情形下,以蹿度宫垣的正曜星系为准。如子女宫星系为机巨,则多仅主属下众多,但时时变换;视本身子女,辅弼则主数目增多,不主助力,因机巨本身即无助力的意味。

火星与擎羊同会,本已互相抵消缺点,有如以明火冶熔金块,反因锻炼而成器。但若见 左辅『单星』,则阴阳过甚,有如熔炼黄金的坩锅破裂,反生障碍。

铃星与陀罗同会,部分缺点亦可抵消,有如以阴火冶炼旷苗,反因陶冶而发英华。但若见右弼单星,则阴柔太甚,有如冶金的炉火失调,反使人生波折。

以下为辅弼各种结构的性质

(一)辅弼夹丑未二宫。被夹的正曜星系因而得到较大的助力。即使煞忌被夹,即可部分转化其不利因素为有利因素。如武曲贪狼在丑宫.贪狼化忌,主易惹起利益争夺,但为左辅右弼相夹之时,则可能转化为利益被左右手分薄,性质大不相同。
  
紫破、天府、『太阴太阳』最喜辅弼夹、主社会地位增高,亦增加人生的稳定。最喜龙池、凤阁同时相夹,则力量更强,且主其人有才艺。

(二)辅弼同坐丑未宫,正曜星系亦劻力大力增强。可参考前述相夹的性质。

(三)辅弼于辰戌二宫对拱,亦成为助力相当大的结构。一般情形下,星曜居辰、戌二宫为落天罗地网,有辅弼对拱则主有助力促成其突破。倘再加龙池、凤阁对拱,则亦其人有才艺,或主增高其社会地位。

(四)单见辅弼,若在命宫,又无正曜星系躔度,铺借宫安星,所借者又为天同巨门太阳天梁天机太阴、『天机巨门』、天同太阴等星系,则主少年离家,背离父母,或则过继兼祧,或主庶出。

若廉贞化忌,擎羊同度,单见辅弼,则主有盗窃倾向,不论富贵贫贱皆如是,小则偷物,大则窃国。

3 文昌 文曲

文昌属阳金,文曲必阴水,为南斗星曜。此二者均为礼乐之星。吉则主科甲、婚礼、喜度;凶则主丧礼。

文昌为仪典,故古代认为主正途出身,由科举成名,亦主喜爱文艺,及多方面之才华,均偏向于学术或理论。

文曲则为辩智,故古代认为主异路功名,,不由科甲起家。亦主文艺,及多方面之才华,唯偏向于技艺。

昌曲虽皆主聪明及才华,唯因属于佐曜,故必须自己努力而后有成,否则徒然为伶俐而已。

文昌的性质不吉,如正曜欠沉稳厚重,又见煞,则主性喜粉饰,唯文过饰非,性格轻浮。文曲的性质不吉,则流为舌辩之徒,不肯踏实工作。

昌曲不喜与廉贞、贪狼、巨门、破军等正曜同度,逢此等星系组合, 必须小心评断。

古人说

  • 文昌文曲与廉贞七杀同度,见擎羊,主虚伪奸诈,为公门胥吏之徒。
  • 文曲廉贞,公门胥吏。
  • 昌曲与贪狼同宫,政事颠倒
  • 昌曲廉贪居巳亥,加煞忌,粉身碎骨或天亡。
  • 破军暗曜共乡水中作冢。(昌曲化忌在亥子丑宫,破军同度,主暗晦沉沦。)
  • 昌曲巨门为丧志。
      
    以上的组合,以见煞曜空劫为确,可供参考。

中州派所传的独特性质则如下

(一)子宫贪狼,成泛水桃花格者不喜昌曲,嫌增强桃花的力量,使人成为风流浪子,多虚不实。

(二)巳宫太阴,单见文曲,主其人工于心计,见煞尤确。

(三)巳亥二宫廉贪,本已有任性:的意味,见昌曲更主恃才傲物,更见煞忌则必因此惹祸。

(四)丑未二宫的天机,见昌曲又见煞,主小聪明,往往一知半解即自满。

(五)卯酉二宫的紫贪,单见昌曲不为朝拱,反主桃花或淫欲。

(六)丑未二宫的曰月为父母宫,单见昌曲,主双重父母。

(七)卯酉二宫的机巨,单见昌曲,凡事喜持异见非虚心实学。

(八)子午二宫的同阴,见昌曲。女命主过份聪明机巧。

(九)丑宫武贪,与文曲同度j流年遇之主遇溺。若无煞忌,又无流曲冲会,则为类似遇溺性质的小事,如浴室漏水之类。

(十)太阴于陷宫单见文曲,又见煞忌,主被盗,或主遗失。见桃花主受骗。

(十一)、禄存与文曲同宫,主得知名度。但未必皆为好事,若见煞忌,则为声名狼藉的知名度。更见桃花诸曜,主因色惹祸。

(十二)太阳、天梁、会合文昌、禄存,为劈梁昌禄格,主竞争得胜,考试夺魁。以卯宫的太阳天梁为最佳。

(十三)文曲坐命,无正曜,对宫为寅宫之巨阳,名为桃花滚浪,不断发生感情困挠。但更会文昌、禄存、大马。即四佐曜咸集,不见煞忌,主因桃花而得财。

(十四)武曲文昌同度,陀罗铃星同会,名铃昌陀武

昌曲化忌均主文书失误,发作中作保,签订契约而受损失。将此性质引申.则为投资投机的失误,在商亦丰收受空头支票,对方毁约。

唯文昌的损失,带感情色彩,文曲则往往兼有感情困挠。故女命文曲化忌于命宫、夫妻宫或福德宫,除金钱损失外,尚多难言之隐。

疾厄宫见昌曲化忌,正曜带桃花色彩(如紫贪),多为生殖系统疾患.与廉贞化忌同会者则主性病,或脓血之疾甲与天月同宫,正曜为天机、天梁的组合,则为时行疫痞(如霍乱、鼠疫,)

以下为文昌文曲的几种结构性质

(一)昌曲于丑宫同度,优于未宫,未宫可能仅为纯盗壶声。但更有辅弼同度或相夹,则必贵显。

(二)昌曲夹命亦主得助力,伹此助力仍须视本身努力而定。如得到博士学位的人,其所得的助力即大于仅中学毕业的人。

(三)昌曲分别人命宫及福德宫、主其人富文艺气质。伹节则化为粉饰舌辩之徒.见火铃,则为意志薄弱。

(四)昌曲夹夫妻宫,主易生感情困征扰.

(五)昌曲分别人命宫及夫妻宫,或入福德宫及夫妻宫,正曜星系佳者,主夫妻气质相投。

(六)昌曲对拱,即分居命命宫。

迁移宫,不必见禄马交驰,只须于此:宫垣见禄,即大利外埠发展,或主得外埠之财。

4 禄存 天马

禄存属阴土,天马属阳火。

禄存为北斗星曜,天马为中天浮曜,所以二者不必成对,只单独同会,亦有其分别的性质。

中州派所以称禄存、天马为佐曜,是因为若二者配合时,成禄马交驰的格局,则主无往而不利,尤利于赚外埠的钱财,或主迁移外埠而得财运。但这种财运仍然要

禄马交驰最喜互迭,如原局的禄存(或化禄)为运限流禄(或流化禄)同会;原局的天马又与运限流马同会,则为迭禄迭马,更加强得财的力量。

迭禄而不迭马,大利求财,但无出外的意味;仅迭马而不迭禄,则仅主旅行外出,或仅主奔波,无得财的意味。

事业宫迭禄马,仅主事业有吉利的变动。交友宫迭禄马,仅主下属变动。

六亲宫位见禄马互迭,则为分离之象,再见煞忌。则性质带凶。

禄存虽为财星,但却仅主固定入息,必须与化禄同会(尤喜武曲、太阴等财星化禄,或主物欲的贪狼化禄),然后始主财源丰足,更会天马,则财源持久而且财路广阔。

禄存永远为丰陀所夹,因此财路不广,但却细水长流。若与正曜化忌同度,则变成羊陀夹忌,反主因事破财。破财的因素,视正曜星系性质而定。

火贪格同会禄存,主意外财丰厚,唯亦易发易败。

禄存喜与紫微、天府、天相、天梁、武曲、天同、太阴、太阳等八曜同宫,缺点较少。如与其它星曜同宫,则易生较大的缺点。如天机浮滑,与禄存敦厚的本质冲突;廉贞易感情用事,亦与禄存的朴拙性质冲突。

禄存与化禄,可在六合宫位相合。即分居子丑、寅亥、卯戌、辰西、巳申、午未等六组宫度,称为暗合,虽不及迭禄明合之佳,亦有良好作用。

禄存与化禄夹命,主一生近财。天相守命者尤主握财权。但若对宫武曲破军化忌来冲,则为因祸或因病破财。

破军与禄存同度,地空地劫同嚷,财帛曰渐消磨,或收入不增反减。

凡交友宫见禄存,则命宫必为羊陀照会,主劳碌。

夫妻宫见禄存,有化禄来会,称为禄合鸳鸯,司主嫁有财势之夫,男命主得旺夫之妻,或得妻家带挈,或得妻子助力而兴家。

天马喜与禄会(禄存或化禄均可)然后始主财源,否则仅为变迁,或为奔波劳碌。若天马与空曜同度,更主劳而无功。地空最劣、天空次之。

天马与火星铃星同宫,流年有煞来蹿,于六亲宫伍主刑克。

天马与陀罗同宫,主出行受阻(流陀来躔,于流日,主班机误点之类)。
 
天马天刑同躔迁移宫、事业宫,主欲转换工作而不成事。再见煞曜,则有被迫转变的性质。

天马与绝神同躔,于命宫、迁移宫,主奔波而无收获,但一生难得在外发展的机会。

天马与陀罗会照,更见正曜星系不吉,则主迷途。一女命之命宫或夫妻宫见此组合,易错择夫婿;男命之命宫或福德宫见此组合,易错择行业。

天马遇解神、年解,被冲起,于流年命宫或夫妻宫,如原来夫妻宫不吉者,主离婚姻或分居。

天马喜与紫微同宫或照会,称为銮舆。可增加其气势。

天马与天梁同宫。主飘流不定。

Reference